JIEQI CMS > 玄幻小说 > 梦转千年我为皇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臣服
    “杀人不过头点地。风昊,能否给本府一个面子,饶过白山。”钱伟借助城内的建筑物,跳跃而来。

    “钱府主竟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我现在这么有名吗?”风昊把目光望向钱伟站立的位置。

    “说笑了。你的大名我早已如雷贯耳,余龙多次向我提及你。再有你可是庐州城城主府统领,我们是一家人。”钱伟三句话便将自己和风昊的距离拉近了。

    “放心,我不杀他。想杀他,他现在还能活吗?我这是在救他!”

    “放屁!钱城主,您可要为我们白家做主啊!恶子行凶,不仅将白府损毁大半,更是杀我白家几十条人命。这笔血债一定要用鲜血来偿还。”白群半跪在地,一脸的凄惨模样。

    钱伟没有立即开口,而是把目光转向风昊。他想听听风昊可有什么想说的。既然自己的角色变成了裁判,那就必须要公平公正,不能偏向一方。

    “白群,你还想继续演下去吗?演得再好有用吗?会有人给你颁奖吗?你就不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瞅瞅,好好想想,我真的是在杀你家老祖吗?

    入门阶段三境,强身境,淬体境,精魄境,每突破一境可增加一百年寿命。白山的实际修为早已迈入登堂阶段的辟谷境。可他迟迟不肯突破,强行压制自身修为。

    倘若换成一个气血之力旺盛的年轻人,压制也就压制了。可他呢?在入门阶段三百岁寿元的命关门口压制,本就几近衰竭的气血变得更加不堪。就算我今天不出现,以往残留的暗伤和崩溃的气血之力也会让他在不久后一命呜呼。

    别看他之前突破声势浩大,但他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支撑他突破。我若不出手,不等他突破结束,他就会活活变成一个人干!我现在做的是在帮他疏通经络,修补受损经脉。

    不破不立,他身体老化严重,即使将一身气力转化成真元,也会因为真元的力量爆体而亡。

    所以,你们应该感谢我,而不是怨恨我,咒骂我。”

    “风昊,按照你的意思,等你帮白山疏通完毕,是否意味着他再也突破不到辟谷境了?”钱伟联想到一个问题,张口便问。

    “不!只能说有一半的几率与辟谷境无缘。我帮他疏通修补完毕后,他的实力会降至精魄境五品,寿元还有三年。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假如他有这个命,迈入辟谷境又有何不可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白群,还不滚过来拜谢恩公。”钱伟朝白群呵斥一声。

    “恩公?”白群和白菏的心里同样冒出这个疑问。

    一个来到自家杀人放火,大放厥词的人,怎么转眼间成为自家的恩公了呢?

    “不需要,我来此是要收白群当仆人。白群,你仍不愿意追随我吗?”风昊不稀罕他们口中的恩公。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其它的都不重要。

    “风昊,白群的年龄当你爷爷都足够了。你想收他当仆人,是不是有点过了?”钱伟仍想努力一把,看看事情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哈!钱府主,这话你可说错了。在我眼里他就是我的晚辈,给我当仆人不丢人。另外,这是我跟白家之间的私事,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老余那边我没法交代。”

    钱伟脸上的肌肉颤了颤。这叫怎么回事?给自己面子还是看在余龙的份上,什么时候一府之主竟还比不上一城之主了?

    “收!”风昊收起苍龙缚,双手后负,用一双淡漠的眼神注视着白群和白菏。

    “风少,强人所难何必呢?就算父亲成为了你的仆人,又能怎样呢?无非是面子上好看点。难不成你以为父亲给你为仆后,你便能借助白家的势力成为一方豪雄了?

    错,大错特错!豪雄不是这么来的。若能这般轻易得来,试问洪荒界有多少强大的散修不能成为豪雄?试问洪荒界还能像现在这样太平无事吗?

    风少,除了让我父亲给你为仆,你换个条件吧!只要能接受,我们白家答应你!”

    风昊没有说话,他冷冷的盯着白菏,他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厌恶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的人。

    “白群,答应他。咳咳咳”白山的声音忽然间响起,忍痛耗力的他在说完后,剧烈咳嗽起来。

    “老祖,宁愿站着生,不愿跪着死。我们白家不会屈服在风昊的淫威下!”白群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白山。

    “孽障,糊涂!不孝子孙!”白山气喘吁吁的连骂三声。

    “哎!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白群,你让我很失望,算了,我也不想收你为仆了。豪雄白家就此除名,我会扶植一个新的豪雄成为庆安府的代言人。”

    白群和白菏对风昊的话半信半疑,白山则是痛心疾首。反观钱伟,他平静的站在那,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似乎眼前发生的事不再是他关心的。

    风昊迈步,对这里他已失去兴趣。自己能展露的已经展露,只要有点心的人便能知道自己的全部实力有多强。可白群到好,自己以往真是高看他了。

    “白群,还不跪下,认风昊为主!白菏,你也跪下!”就在风昊即将跨过大门残垣的时候,钱伟一声厉喝打破了现场的宁静。

    钱伟的做法白家人不明白,但却瞒不了风昊。守护一方求得是安宁,钱伟贵为一府之主,他可不想在自己统辖的境内变得战火纷纷,霍乱连连。

    “怎么?本府说话不管用了吗?好!你们不是铮铮铁骨吗?可以,不用风昊动手,一会本府就调集府兵,把你们白家彻底剿灭。而你,白群,便是白家的千古罪人!”

    钱伟的话很重,重的让白群感到呼吸困难。在挣扎了半天后,他“嘭”的一声跪下,费力的喊道:“属下白群,跪见主人。”

    白菏泪水“哗哗哗”的往下流着,她没有说话,就是静静的跪下来,陪在白群身旁。

    “哎!累啊!钱府主,这次的事我记下了,来日定还你这份情。”风昊转身,向钱伟点头致意。

    抬手一挥,一道光束疾速遁入白群的眉心。

    “从此刻起,你命由我不由己。身为我的仆人,只需记住一条,那就是必须对我忠诚。一旦生有二心,我会让你知道,原来在这世上死是最舒服的事。”

    “属下记住了,从今以后属下会尽心为主人效劳。”事已至此,白群纵有不甘也只能臣服。

    “很好!接下来的事交给你处理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等我处理完接下来的事我会再回来,介时你跟我一起走。”

    “诺!主人,有件事我觉得必须向你汇报下。”白群想了想,还是准备把之前在书房和白菏议论的事向风昊汇报下。

    “说。”风昊笑眯眯的看着他。

    “冥楼洪荒界负责人,两天后在巢湖钟岛上召集各地楼主聚会议事。”

    “是吗?这是个好消息,省得我白跑一趟。”

    风昊的话让人浮想联翩,难不成他刚才要去处理的事跟冥楼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