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绝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其中,胡子拉碴的那个中年汉子就是飞鹰镖局总镖头康一同。

    另一个穿着紫布衫,圆胖脸蛋,保养非常到位的老者却是拜月山庄庄主‘庄长天’。

    “好!你们退下!”范西风一听,马上拍掌叫停,把歌女舞女们赶走了。

    “是谁给了叶沧海如此胆子?”庄长天一摸颌下胡子,面上露出丝丝震惊。

    “那小子自认为挂了个王陵队长就天下无敌了,才敢跟铁木尔达叫板。不过,这样好啊。人哪,一旦膨胀开去,最后就是死亡。”康一同笑道。

    “铁木尔达现在应该赶过去了吧?”庄长天问道。

    “他肯定想去,不过,他那个狗头军师杜云不会让他去。”范西风摇了摇头。

    “不管谁去都一样,叶沧海是回不来了。”康一同大笑道,“李元奇只是陪葬品而已。公子,今后,这东阳城就只剩下咱们飞鹰镖局了。”

    “铁木尔达肯定会栽个跟头的。”范西风却没有那般乐观。

    “不会吧?”庄长天一愕,不明白的看着范西风。

    “太低估叶沧海一伙的实力了,特别是太低估叶沧海自身的实力。

    在外人眼中,叶沧海今年不过十七八岁,武功能高到哪里去?

    内罡五重境顶天了,实则不然。

    以叶沧海三拳两脚打伤杭征西来说,那小子至少也有着内罡六重境实力。”

    范西风摇了摇头说道。

    “那也不一定,杭征西也就内罡五六重左右。叶沧海当时可是突然偷袭得手的,不然,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庄长天有自己的看法。

    “那一脚踢倒虎关千夫长齐云通呢?齐云通可是货真价实的内罡六重境颠峰。而且,当时齐云通要挑战叶沧海,不可能没有防备的。”范西风说道。

    “当时齐云通的手下正抬着他的大刀过来,齐云通去拿刀,叶沧海突然出手,也算是偷袭。

    当然,综合这些方面看来,叶沧海实力不输给齐云通。

    估计,也已经跨入内罡六重了。

    这小子还真是个天才,小小年纪居然达到如此境位,死了倒是有些可惜了。”

    庄长生一脸遗撼的摇了摇头。

    “铁木尔达手下有两员虎将,一个叫吴青,一个叫孟操。

    两人都拥有半步先天实力,我没猜测错的话,二人只去一人,毕竟,摘星关守护至关重要,铁木尔达得留下一个人。

    别的人,他不放心。假如吴青带队去追杀叶沧海,一个李元奇就可以抵了他。

    而护陵队这边还有十来个人,实力如何谁也不晓得。

    吴青过去带的人肯定比叶沧海的多,但是,护陵队的也是好手,他们可是黑骑军,单兵实力比铁木尔达的手下强大。

    再加上龙虎镖局的费青等镖师们,如此一比,铁木尔达胜算并不高。”范西风道。

    “嗯,如此说来,咱们也得走一趟了。这次,绝不能让叶沧海活着回来。”康一同点头道。

    “老康你走一趟,多带些人手。我这边也给你一批人协助,长天兄得留下,现在是最好的机会。”范西风道。

    “嗯,我收拾唐经东。”庄长天点了点头。

    “公子,光是康一同去行不行?”二人走后,卫松有些不放心。

    “当然不行,这次是非置叶沧海于死地不可,绝不能出半点差错。”范西风一摇扇子说道。

    “公子还留得有后手。”卫松问道。

    “这是我最后的底牌,他们都失败后才会亮出来。”范西风点了点头。

    “奶妈,叶沧海去野猪岭了。”农家小院,顾雪儿说道。

    “这个笨蛋,一去就死定了。”杨氏突然坐起,身上漏出一丝上位者气息来。

    “可奶妈身上的伤还没治好,他不能死。”顾雪儿道。

    “不光这个。”杨氏微微摇头。

    “还有什么?”顾雪儿不明白。

    “那小子不光是治病了,我现在倒是觉得,那小子有些个性,我想培养他。”杨氏说道。

    “培养他干嘛?一个人渣,随便捡一个也比他强百倍。”顾雪儿撇了撇嘴儿,一脸不屑。

    “那好,死了就是了,我这伤另外想办法。”杨氏说道。

    “不能啊,就怕别的人不合适。要是找不到怎么办?”顾雪儿急了。

    “那你说怎么办?”杨氏看着顾雪儿,顾雪儿脸居然微微一红,想了想,道,“不如,我也去一趟。当然,保护他并不是为了他,主要是为了奶妈你。”

    “我警告你丫头,可别动了凡心。你的身份不一样,那是不可能的。”杨氏一脸严厉的盯着顾雪儿。

    “奶妈,你讲什么嘛,我哪会?他那种人,给我提鞋都不配,呸呸。”顾雪儿赶紧道,不过,脸更红了。

    “不会就好,唉……雪儿,不是奶妈对你太苛刻。关键是你的身份不一般,要是陷进去那是一辈子自找麻烦。”杨氏叹了口气。

    “我知道奶妈,我去收拾一下就走。”顾雪儿道。

    “唉……去吧。”杨氏摆了摆手,看着顾雪儿背影远去,呐呐道,“丫头,这都是命。以为我不知道啊,你这丫头,估计有点动了春心的。”

    天刚蒙蒙亮,叶沧海一行人已经到了野猪岭。

    “这是谁干的?”当看清眼前一切,李元奇那脸都气成了包黑子。

    “全烧了,只剩下焦土跟木碳。”看着眼前黑糊糊的一片,陶丁叹了口气。

    “叶大人,这是欲盖弥彰,绝对是欲盖弥彰。”费青气愤的说道。

    “欲盖弥彰咱们也没办法了,大火把一切痕迹都烧没了。”马超一脸丧气的摇了摇头。

    齐召对这一切都没兴趣,一到地头就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擦自己的剑。

    叶沧海没说话,只是在焦黑的土地上走着。

    对手太狡猾了,一把火全烧光了,这就增加了搜找痕迹的难度。

    天眼通的透视能力可以入土几尺,叶沧海在一点一点的瞄着。

    “挖下去。”

    叶沧海停下了脚步指着一米处道,马超马上带人就挖,李元奇一伙好奇的凑过来看着。

    “大人,发现一个耳堕。”马超从泥坑里挖出一个镶金边的,中央嵌着翠玉的耳钉递了上来。

    “这是女人用的。”叶沧海接过后说道。

    “的确是女子之物,但也不能确定是劫匪之物。”费青摇了摇头。

    “耳钉上还染有血,可能是打斗时被勾出来伤到的。”叶沧海说道。

    “天下女子万千,叫我们哪里去找?而且,也不能排除是别人掉的。”李元奇有些失望的说道。

    “大人,这耳钉好像都有些锈了。”马超说道。

    “那说明它埋在地下时间不短了,应该不是最近掉的。”费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