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穿越小说 > 偷汉神贼 > 第651章 不呆萌汹涌无脑的冯方女
    “来了”

    唐周顿时被眼前少女的天资美貌,美的都有些痴呆了,说话变的有些不利索。

    他自认为看过不少的天骄美女,但是眼前的天骄少女之美,绝对是少有的巅峰国色。

    但是很快醒过来,自己现在扮演的是这位天骄少女的世兄,怎么可能那个啥呢?

    “妹妹找我何事?”

    唐周故作大大咧咧,然后歪斜躺在亭椅上,偷偷斜眼打量天骄少女。

    心中却是暗想,莫非此女便是袁术登城而瞥见的“冯方女”,只是看样子不像是呆萌胸大无脑的美少女啊!

    嗯,汹汹在这个年龄其实还是很凶的!

    东汉帝国末年,诸多枭雄后宫,有不少名动天下,艳丽无双的女子,但是能被正史记载,并千古流传同情的是少之又少,其中袁术的妾室冯夫人算作一个。

    “何事?堂兄莫非忘记了三日前的约定?”

    “三日前的约定?”

    唐周愣了愣,接着心中忐忑起来,他哪里知道三日前什么约定。

    正当举手无措之时,天骄少女美眸中漏出一丝伤感,那种伤感之美,似乎能把整个亭子倾倒。

    “也对,这才符合堂兄的一贯作风!”

    天骄少女喃喃道,接着看向唐周“堂兄,你三日前曾答应过妹妹,陪我前往帝都鸿都宫,把母亲当年留在宫中的遗物,给我带回来,你忘记了?”

    唐周一拍脑袋道“哦是此事,我记得记得。昨日喝了太多灵酒,你看堂兄都喝糊涂了”。

    天骄少女见闻,身体一怔,汹汹都有点发颤,接着美眸之中释放出一丝不容易察觉的寒光,口中却笑道“是啊,看来堂兄果然是喝糊涂了”。

    说着,天骄少女靠近唐周,唐周顿时闻到一股令人神魂颠倒的少女芳香。

    但是很快,唐周脸色大变,因为眼前的少女突然拔出发髻间的宝镊,然后狠狠的刺入了他的后背琵琶骨中。

    宝镊神威恐怖,他瞬间经脉被控制住,身体再无法动弹。

    “妹妹你这是要干什么?”

    唐周惊恐的道,这是他练出金身有史以来,第一次肉骨同时被人攻击而破,额头的冷汗瞬间,是大粒大粒的往外冒。

    天骄少女冷笑一声,上前坐骑在唐周身上,无比恐怖的封印色香力量,威压的唐周灵魂大乱。

    然后唐周只耳听的刺啦一声,自己的衣领被天骄少女撕开。

    待看到那片洁白的肌肤后,天骄少女更是愤怒,她飞落而起,羊脂素手,一把掐住了唐周的脖颈,举提了起来“你是谁?为何扮成我的亲亲堂兄?我亲亲堂兄在哪?快说!”

    “我嘈,这还是那位历史上容易被人欺骗的国色胸大无脑的美少女吗?丫丫呸的,这简直就是暴力狂外加福尔摩斯和柯南!”

    唐周见自己隐藏很好的身份被暴露,心中苦逼,当下也不再隐瞒实力,压制境界,瞬间还田境的修为恢复,嘭的一声闷爆,直接轰出插在琵琶上的宝镊,以及对方的色香神魂压制。

    天骄少女大惊,立马想要飞出湖心小亭,出去叫人,然而唐周更是手快,直接封印了亭子的空间,并设立了幻境,让外人误以为二人还静静的坐在亭子内交谈。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天骄少女惊恐的道,手中的宝镊防卫性的护着她凹凸有致色香俱全的少女身躯。

    唐周斜坐在亭椅上,眼光盯着那宝镊,这件法宝有点意思,要知道能破他金身的法宝,在这世间少之又少,但是没有想到在此地却是遇到一件。

    接着目光看向国色天骄少女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嘿嘿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漂亮的小天之骄女,要被本大爷我,哈哈……”

    唐周如同大魔王淫笑着,吓的绝色天骄少女是双腿发抖,汹汹乱颤,疯狂的往后退,然而退无可退,最终眼泪哗哗哭着摇头道“你不要……不要”。

    看着国色少女被自己戏弄的哭了,唐周有些尴尬。

    “明说了吧,大美妞,我来此地的目的,只为了一物,你父亲进帝都的贴身令牌”

    唐周拿出一块锦帕递给她,让她擦掉眼泪。

    “我父亲进帝都的贴身令牌?”

    天骄少女没有接,她美眸当中有疑惑,也有不可思议,但是很快她想到了什么,小口张开惊叫道“你是关东盟军的人?!”

    唐周眼中闪出讶异之色“大美妞没有想到别看你咳咳,那个汹汹,你知道的还不少呢?”

    “那你猜猜我进帝都是做什么?”

    唐周又笑着问道。

    天骄少女兴奋道“那还用猜?如今董魔王势力倾巢而出,前往了虎牢关,你去帝都自然是为了大闹帝都,围魏救赵,迫使董卓带军从虎牢关撤回,只是你一个人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吗?”

    天骄少女知道唐周是盟军之人后,反而镇静下来,她眨巴眨巴有点魅色的眼睛好奇的盯着唐周。

    “我一个人闹不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不是还有你的父亲吗?”

    唐周坏笑道。

    天骄少女一个激灵,忙摇头道“你打算用我逼着我父亲造反?!你失算了!我父亲虽然是帝国名士,又是司隶校尉,但是手上并无实际兵权,修为又极低,他根本帮不上忙”。

    “帮不上忙?利用他的名声地位,摇旗呐喊也是好的”

    唐周嘿嘿笑着,他没想到她会想到这一步,心中暗赞,他打算再逗逗这个汹汹绝色少女。

    天骄少女再次摇头,但是很快她想明白了什么,颇是埋怨的嘟嘴道“你骗人!你要是这么做,便早这么做了,何必与我这里啰嗦呢?”

    见闻,唐周是仰天大笑,走到少女面前,勾住她的下巴道“大美妞,你不愧是可能成为帝后的倾国女人!”

    “我成为帝后的倾国女人?”

    天骄少女先是震惊抬头看着唐周,接着意识到唐周正在用手勾住她的下巴,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不要不要!”

    不过她越是这样挣扎,越显得勾人魅惑。

    顿时亭子内的气氛都变的有些旖旎。

    唐周又是一阵尴尬“那个小妹妹,不瞒你,你所言的确不错,我此来并不是用你胁迫你的父亲在背后给董卓一刀,而是希望从你父亲身边盗取贴身令牌,好让我潜入帝都”。

    “但是没有想到,小妹妹不仅天香国色,而且冰雪聪明,发现了我并不是你的堂兄,这才闹出现在的局面”

    唐周如实的道。

    天骄少女闻言眸子闪动,盯着唐周会儿,接着她眨巴眨巴眼嘻嘻笑道“我信你。给,这是我父亲的贴身令牌,你拿去”。

    突然天骄少女从腰间掏出一物,递给了唐周,上面还带有女儿家的温软香味。

    唐周愕然“这是你父亲的贴身令牌?”

    天骄少女道“是的。我父亲赠与我的,当今天下局势动乱,为防止万一,以让我好调动我们家族所有的底蕴,所以赐予了此令牌,嗯,我们家底蕴,自然也包括进帝都的关系网”。

    唐周闻言是大喜过望,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没有想到司隶校尉冯芳的贴身令牌,这么容易的便得到了。

    “多谢小妹妹,不过呢,你这宝镊还是插在发髻上显得你更加好看,往后不要动不动拿它插敌人的琵琶骨哦“

    (《古今图书集成·女红余志》袁术姬冯方女有千金宝镊,插之增媚。)

    “另外此事还望保密,告辞!”

    唐周收好令牌,然后把她手中的宝镊夺了下来,重新插到对方的发髻之中,做完这一切后,又用手勾了勾她的小下巴,调笑道。

    说完破开小亭结界,人便要裂空消失。

    天骄少女被唐周搞的身体羞红,叫道“你到底是谁,为何不敢以真相示人?”

    唐周回首笑道“你怎么不问你堂兄有没有危险?”

    天骄少女咬着红红的嘴唇,眼中流出一丝魅光,道“你对我都没有伤害,更不会伤害我那个爱说大话其实很单纯的哥哥了?”

    唐周是仰天大笑,然后脸部以冰雪融化的速度,消解“我乃是帝国青州刺史唐周!”

    说完,人化作一道长虹,穿破司隶校尉府的结界,消失在这片治城之中。

    天骄少女好久才反应过来“帝国青州刺史唐周?莫非他是他是……唐周!”

    倾慕的大英雄前一秒竟然就在自己身边,少女兴奋的脸色潮红,接着想起心中那个大英雄那副色兮兮勾住她下巴的浪荡样,不由的低下头,如同鲜艳的红莲那样魅惑那样娇羞。

    “他说我汹汹,汹汹那是什么呀?”

    “哎呀,我的贴身金鉴,怎么没了?一定是他方才在为我插发髻的时候,盗窃走了,这人真是讨厌,怎么就不会光明正大的问我要呢?”

    “咦,真是羞死人了,我怎么可以这样想?他毕竟是蔡琰姐姐的夫君,我我我不可以的”

    “世女方才发生了何事?”

    汲汲皇皇之中,一位老妇冲天音爆,踏空飞水而现在湖心亭内。

    方才湖心小亭出现的音爆动静着实吓坏了她。

    天骄少女见到老妇,忙收了躁动心跳小鹿心情,道“嗯,无事”。

    老妇怀疑的看了少女一眼,但见少女眼波流转,轻咬点唇,素手转着丝带打着圈,一圈一圈又一圈……

    嗯,世子怎么不见了?

    两日后,司隶校尉府闹出了一个令冯芳气的差点晕死过去的丑事。

    他的侄子,在大白天,人来人往的城外边湖大柳树边,光着身子乌溜溜裸奔……

    帝都之内,肃杀之炁弥漫在这座曾经帝国最为神圣巍峨的城中。

    到处充满了破败,充满了腐朽,乌烟瘴气从各处地下涌出,天都变得灰蒙蒙的。

    唐周与邓展走在街道上,看着街道上冷冷清清的一幕,十分的感慨。

    “老唐,盗爷怎么感觉背脊发凉呢?”

    邓展忍不住打了寒颤道。

    街道上的冷清,很显然是人为的,说不得此时有无数只眼睛,正在密切的观察着自己。

    唐周白了眼邓展“怕什么?抬首挺胸!咱们有司隶校尉冯芳的贴身令牌,还有他家天骄世女的金鉴,即便遇到西州军盘问,也能蒙混过去“

    “别忘了,咱们已经利用这两大物件,成功的以司隶校尉府世女家将的身份进入了帝都,咱们既然进来了,就一定有办法在帝都安全的闹出一番大动静来”。

    邓展翻了翻白眼“说起这,盗爷很是奇怪,老唐这一路上,你始终没说你是怎么搞来的冯芳家那位少女仙子贴身金鉴的?话说,你小子不会是乘人之危,把人家那个啥了吧?啧啧,没有想到,你老唐还是这方面的高手,盗爷佩服佩服”。

    唐周闻言尴尬一个踉跄“胡说什么?此话出你口,落入我耳,莫要人家听到。冯家的天骄仙女将来还要嫁人呢?”

    “呵呵,明白,明白!”

    邓展贱人兮兮的笑道。

    接着又道“只是下一步咱们该做什么?”

    “下一步,拿着司隶校尉世女的金鉴,去拜访我的夫人”

    唐周此行入虎穴,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目的便是为了救走蔡邕一家,脱离董卓的魔爪。

    眼前磅礴大气的府邸,由严密的守卫守护者。

    轰鸣的结界,由镇府的石狮子,发出光灿的波纹。

    “你们是何人?停下!”

    唐周与邓展刚走近这处府邸,便被凶恶的西州军军将横戟拦下。

    “我是谁?我”

    邓展大怒,抡起袖子便要发飙。

    唐周慌忙制止,恭声道“我们是司隶校尉冯大人家的家将,我们是奉令前来递交书信”。

    “司隶校尉冯大人?你们是冯芳的家将?”

    军将怀疑的道。

    “是的将军大人”

    唐周递上冯芳的贴身令牌,军将寄入一道炁进入其中,接着点头道“的确是冯大人的令牌,只是你们冯大人难道不知蔡中郎将已经随丞相大人前往虎牢关与贼人作战了吗?”

    “嗯?莫非说你们是关东那帮贼子派来的间隙?”

    军将似乎想到了什么,神威大放,凌厉的煞气,镇压向唐周和邓展。

    唐周和邓展早有预计,装作被对方的神威压制的无比恐惧,浑身颤抖道“将军误会了!我们不是前来奉命拜见蔡中郎,而是依照我家世女之命,前来与蔡家世女送往来的金鉴”。

    “哦?”

    “金鉴在何处?”

    军将听到是冯家世女前来送名鉴,是心中狂喜,收回了煞气。

    唐周从怀中拿出一块金鉴,正要递交给军将,便在这时府邸大门打开,传来一声女童的娇喝“李利,冯家姐姐给我家姐姐的闺蜜信件,你也敢看?莫非你真当爹爹的刀不杀人吗?”

    李利闻言一个激灵,转身抱拳道“贞世女,误会了!只是丞相在离都之前严令吾,要吾确保蔡府的安全。如今丞相正带领百万之师会战虎牢关前,为防止万一,所以凡是进出都要严加提防查验”。

    “严加提防查验?哼!本世女看你就是想看冯家姐姐的信件!呵呵,本世女可从董白姐姐那里听说了,你李利想让你叔父李傕那个大秃贼,在虎牢关战斗击溃关东叛军后,便替你去司隶校尉府冯芳家中,为你与冯家姐姐求亲,不是吗?”

    女童虽然只有三四岁模样,但是无论是其逻辑能力,还有言语之间带有的心机,都早超过成年之人。

    唐周在府邸门外,看着那个娇美的世家小女童,眼睛瞪的是老大,邓展偷偷捅了他,这才让他没有失态。

    “老唐,这女娃谁啊?莫非是你女儿?”

    邓展暗地传音道。

    唐周白了眼邓展“胡说什么,你没听李利称她为贞世女吗?”

    邓展这话就是废话,如果眼前的小女童是他的女儿的话,那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更何况女童的岁数,和他成婚时间上也对不上。

    “哦,既然不是你的女儿,而又住在蔡邕的府上,想来应该是你的小姨子吧?”

    邓展贼眼乌溜溜的上下打量小女童。

    唐周一愣,经过邓展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起来了“盗墓贼说话别流氓流气,这真可能是我妻妹”。

    邓展嘿嘿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是你妻妹!不过,啧啧,这小女娃根蒂似乎很强啊!”

    唐周道“这还用你说?!”

    蔡贞姬那可是生出羊府大帝羊祜(出自民国《崇明县志》)和帝后羊徽瑜(司马师之妻)的超级帝母!

    邓展与唐周暗下交谈,府邸门下小女童与李利交锋,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李利做出了妥协。

    “你们跟我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