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 123、123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最新章节

    宣采薇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小妹妹,这个词好像不适合你我现在的关系。”

    “不就是吸引别人注意的意思吗?我可有好好听夫子上课的。”

    “你行事低调些,那个凶巴巴的大姐姐,能给我抢你吗?”

    “幸好我比她更凶,一下子就把她吓跑了。”

    说着说着,小姑娘又得意上了,叉着腰还不忘给公孙笑柳投递胜利者的一眼。

    虽然同样都是来自胜利者的眼神,但小姑娘可比宣静姝纯净多了。

    就像是抢赢糖果了一般,开心纯粹。

    宣采薇似乎很久没遇到过这样真正纯净的人了。

    不过,她也没想到,她的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一个小孩子。

    这宣采薇可有些头疼,她也不想背负欺负小孩子的名声。

    谁料眼前的小丫头似乎早有预料自己的对手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加强瞪眼,警告了公孙笑柳一番,导致不远处的公孙笑柳哭笑不得后,小丫头才将注意力放在宣采薇身上,表情正经道。

    “我跟你说哦,你是我的对手,你别看我年纪小,就跟我家里人一样,都让着我,我来丹朱宴是想寻求一场公平的比赛的。”

    “而且,我对我的棋力自信,小心你一会失了先机。”

    小丫头这话一出,宣采薇本是纠结的心,倒是沉静了几分。

    她忽然想起刚刚看到的白衣病弱少年,年纪定然比她还小,但却已然拥有了内宴拜帖,而且,她方才有注意的,在场人似乎对白衣病弱少年,隐隐带有几分尊敬和畏惧。

    白衣病弱少年定然是个高手。

    兴许眼前的小丫头也跟白衣病弱少年一样的情况。

    想了想,宣采薇道。

    “小妹妹提醒的是,倒是我着相了,你放心,我定然全力以赴。”

    说完,宣采薇不由挺直了脊背,一副严正以待的模样。

    而此时的宣采薇还不知,山河棋院某处楼阁。

    有两位男子正将目光聚焦在山河棋院内。

    其中一位正是宣采薇想见又不敢见的秦隐。

    此时,秦隐一眼便看着场中央身着“碧衣竹叶裙”的女子。

    这身衣裙,他想不熟悉都难。

    他眉头有聚拢的迹象,眸子似有惊诧和激动,但顾忌身边人又很快压了下去。

    只是抚在栏杆上的手,略微颤抖了下,偷偷出卖了他的心思。

    秦隐身旁的男子,样貌虽不及秦隐,但一身温润如玉的气质,让人过目便是舒爽。

    此时男子笑得清浅,同身旁的秦隐道。

    “我还是第一次来看丹朱宴,果然是热闹非凡,听闻今年大魏十三杰都来了,一会我可得跟你好好进去看看热闹。”

    “殿下,不看着点十公主吗?”

    “十妹?她估计很快就会被淘汰了吧,到时候让太监们带十妹先回去便好。”

    “话说,十妹对手谁来着?”

    同秦隐出现在这里的男子,是一位皇子,但不是秦隐在贵女宴上相聚的任何一位。

    而是当今圣上的长子,大皇子,也是已故先皇后的嫡子。

    如果二皇子看到秦隐同大皇子同处一室,恐怕早就计划了上百条谋杀大皇子的计策。

    当然,二皇子不会看见。

    秦隐递给大皇子一个面具,然后顺手指了一个方向,淡淡道。

    “在那。”

    只是眼里在划过十公主对面的绿色身影时,秦隐瞳孔还是忍不住闪了闪。

    幸而大皇子专注在十公主身上,未有注意。

    大皇子自然也看到了十公主的对手是宣采薇,他一开始没认出来,待仔细看后,才轻轻“咦”了一声。

    秦隐瞥了眼大皇子,状似无意道。

    “怎么了?”

    “无事,只是我同十妹这位对手有些缘分。”

    “什么缘分?”

    秦隐又追问了一句。

    “就……”

    大皇子刚想回答,转念又觉不对,平素秦隐好似不是这么八卦的人。

    大皇子狐疑地看了秦隐一眼。

    “你这么关心这个干嘛?”

    “随便问问。”

    秦隐面上冷静回道。

    看着秦隐这副冷静淡定的模样,大皇子心里虽有些怀疑,但到底没留存太久。

    不过,他更关心十公主和宣采薇这场战局后续,所以没再提缘分这件事。

    见着大皇子絮絮叨叨开始分析十公主一会的比赛,盯着大皇子背影的秦隐,眼里隐隐划过几分怨念。

    等到大皇子自顾自分析了一堆后,才觉察到身边的秦隐没个回应,他怼了怼秦隐胳膊道。

    “你如何看?”

    “宣采薇是今年的棋之冠,十妹定然是输的,不过就不知道是在第几手,我估摸着至少也得百来手,宣采薇虽然厉害,十妹在同龄人之中也是佼佼者,应该不会差距太大了,秦隐,你觉得多少手?”

    听着大皇子一口一句“宣采薇”,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多亲近一般。

    秦隐能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明显有些突突,烦躁的。

    过了一会,秦隐才道。

    “不出二十手。”

    声音虽然还是淡淡,却似乎压抑着一丝不耐。

    “这么少,不至于……”

    大皇子话还没说完,就被秦隐打断。

    “刚刚内宴主事前来唤我,大皇子可以在此先看完外宴比试,再来寻我。”

    “行,我看一会就过去找你。”

    “还有一事。”

    秦隐脸色沉了沉。

    “闺名对女子而言尤为重要,大皇子又是皇子身份,烦请注意下,不要随意称呼女子闺名,引得旁人误会便不好了。”

    大皇子同秦隐是知交好友,言谈间会提醒大皇子谨言慎行,这次亦是同以往一样。

    只是听在大皇子耳里,怎么听都听出了一丝别扭劲儿。

    但大皇子还没琢磨明白,秦隐已经先行告退了。

    而等到他再次关注十公主和宣采薇的赛事时,只看到十公主可爱的圆眼睛包着泪,一脸控诉地瞪着宣采薇。

    “你…你……”

    “你欺负人!”

    宣采薇掩在面巾下的脸,全然尴尬。

    她也没想到,眼前的小姑娘竟然这么…弱。

    前面她又信誓旦旦,所以宣采薇使出了全力。

    这后果就是在第二十手时,小姑娘受不住被宣采薇雷厉风行的下棋方法打击的委屈。

    没忍住,投棋认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x﹏x10瓶;云之来兮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